爱讯头条/ 故事 西王母的天堂里有什么?不死仙药、羽人和三足乌 画里梦外 2019-12-09 西王母的天堂里有什么?不死仙药、羽人和三足乌 皇命传下,一座西王母祠在奢延县建立起来。祠如石室,内奉西王母像,四壁皆画神兽瑞草之属,以现昆仑胜境。祠祭之日,县令为首,三老耆旧,皆礼敬参拜如仪,赵千秋便是其一。 有时候,赵千秋会遇见一些匈奴人或西域人。赵千秋惊讶地发现,在他们心灵的万神庙中也有西王母的尊贵位置,那或许是斯基泰西王母、条支西王母等大女神的精神余响。在与他们的交谈中,赵千秋了解到关于迢迢西方王母之境的更多细节,这些都最终幻化在他的梦里。 江山变了颜色,那位再世的西王母——太皇太后王政君的侄子取代了汉朝皇帝,坐上了皇位。赵千秋明白,祠堂里的西王母像,便是按这位新室文母的形象绘制的,但这不打紧,因为他心目中的西王母,就是这样慈眉善目的老太太。朝堂上的心计于他何干呢?他只愿,能在西王母的天堂梦里多徜徉一会。 近来北风紧,赵千秋感到自己的身体愈发沉重了。他意识到,在此生的时间或许不多了。子孙早已在他的授意下,于祖茔之地为他卜占吉宅。而赵千秋心里放不下的,还有一桩事。 这一天,门房报告,从长安来的画师已在门外了。赵千秋扶杖而出迎迓。在客主寒喧后,赵千秋请画师将他的梦境画出来。 画师详细听着赵千秋的描述,不时地询问一些细节,最后,画师表示,他可以一试。 一个月后,画师大功告成。当赵千秋在儿子的搀扶下,颤颤巍巍地摸索入他的永生之穴时,烛光照出了西壁上的那幅画。赵千秋浑浊的眸子立刻晶亮了。他确信,这便是他梦中所见,温热的泉竟然盈满了眼眶。 两千年后,当这幅壁画以风霜之姿再现于世时,那被尘封久远的梦境似乎再度鲜活。 梦被画在墓室西壁的红色栏框内,栏框长2.68米,高1.03米,面积2.76平方米。于此,赵千秋曾经神游的西王母天堂赫然在目了。 西王母的天堂,陕西定边郝滩乡新莽至东汉墓壁画 西王母的天堂,在昆仑山上。壁画之左下方五峰耸立者,就是昆仑之山。据传,昆仑山上可通天,登之则成仙成灵,《淮南子》曰:“昆仑山,或上倍之,是为凉风之山,登之而不死。或上倍之,是为悬圃,登之乃灵,能使风雨。或上倍之,乃维上天,登之乃神,是谓太帝之居。”而昆仑作为西方名山,对其的崇拜,在战国至西汉初年便已兴起了,长沙马王堆1号墓朱漆彩绘棺上绘有三山,中峰高耸,左右略低,即是昆仑形象。

爱讯头条/ 故事 西王母的天堂里有什么?不死仙药、羽人和三足乌 画里梦外 2019-12-09 西王母的天堂里有什么?不死仙药、羽人和三足乌 皇命传下,一座西王母祠在奢延县建立起来。祠如石室,内奉西王母像,四壁皆画神兽瑞草之属,以现昆仑胜境。祠祭之日,县令为首,三老耆旧,皆礼敬参拜如仪,赵千秋便是其一。 有时候,赵千秋会遇见一些匈奴人或西域人。赵千秋惊讶地发现,在他们心灵的万神庙中也有西王母的尊贵位置,那或许是斯基泰西王母、条支西王母等大女神的精神余响。在与他们的交谈中,赵千秋了解到关于迢迢西方王母之境的更多细节,这些都最终幻化在他的梦里。 江山变了颜色,那位再世的西王母——太皇太后王政君的侄子取代了汉朝皇帝,坐上了皇位。赵千秋明白,祠堂里的西王母像,便是按这位新室文母的形象绘制的,但这不打紧,因为他心目中的西王母,就是这样慈眉善目的老太太。朝堂上的心计于他何干呢?他只愿,能在西王母的天堂梦里多徜徉一会。 近来北风紧,赵千秋感到自己的身体愈发沉重了。他意识到,在此生的时间或许不多了。子孙早已在他的授意下,于祖茔之地为他卜占吉宅。而赵千秋心里放不下的,还有一桩事。 这一天,门房报告,从长安来的画师已在门外了。赵千秋扶杖而出迎迓。在客主寒喧后,赵千秋请画师将他的梦境画出来。 画师详细听着赵千秋的描述,不时地询问一些细节,最后,画师表示,他可以一试。 一个月后,画师大功告成。当赵千秋在儿子的搀扶下,颤颤巍巍地摸索入他的永生之穴时,烛光照出了西壁上的那幅画。赵千秋浑浊的眸子立刻晶亮了。他确信,这便是他梦中所见,温热的泉竟然盈满了眼眶。 两千年后,当这幅壁画以风霜之姿再现于世时,那被尘封久远的梦境似乎再度鲜活。 梦被画在墓室西壁的红色栏框内,栏框长2.68米,高1.03米,面积2.76平方米。于此,赵千秋曾经神游的西王母天堂赫然在目了。 西王母的天堂,陕西定边郝滩乡新莽至东汉墓壁画 西王母的天堂,在昆仑山上。壁画之左下方五峰耸立者,就是昆仑之山。据传,昆仑山上可通天,登之则成仙成灵,《淮南子》曰:“昆仑山,或上倍之,是为凉风之山,登之而不死。或上倍之,是为悬圃,登之乃灵,能使风雨。或上倍之,乃维上天,登之乃神,是谓太帝之居。”而昆仑作为西方名山,对其的崇拜,在战国至西汉初年便已兴起了,长沙马王堆1号墓朱漆彩绘棺上绘有三山,中峰高耸,左右略低,即是昆仑形象。

爱讯头条/ 故事
西王母的天堂里有什么?不死仙药、羽人和三足乌
画里梦外 2019-12-09
西王母的天堂里有什么?不死仙药、羽人和三足乌

皇命传下,一座西王母祠在奢延县建立起来。祠如石室,内奉西王母像,四壁皆画神兽瑞草之属,以现昆仑胜境。祠祭之日,县令为首,三老耆旧,皆礼敬参拜如仪,赵千秋便是其一。

有时候,赵千秋会遇见一些匈奴人或西域人。赵千秋惊讶地发现,在他们心灵的万神庙中也有西王母的尊贵位置,那或许是斯基泰西王母、条支西王母等大女神的精神余响。在与他们的交谈中,赵千秋了解到关于迢迢西方王母之境的更多细节,这些都最终幻化在他的梦里。

江山变了颜色,那位再世的西王母——太皇太后王政君的侄子取代了汉朝皇帝,坐上了皇位。赵千秋明白,祠堂里的西王母像,便是按这位新室文母的形象绘制的,但这不打紧,因为他心目中的西王母,就是这样慈眉善目的老太太。朝堂上的心计于他何干呢?他只愿,能在西王母的天堂梦里多徜徉一会。

近来北风紧,赵千秋感到自己的身体愈发沉重了。他意识到,在此生的时间或许不多了。子孙早已在他的授意下,于祖茔之地为他卜占吉宅。而赵千秋心里放不下的,还有一桩事。

这一天,门房报告,从长安来的画师已在门外了。赵千秋扶杖而出迎迓。在客主寒喧后,赵千秋请画师将他的梦境画出来。

画师详细听着赵千秋的描述,不时地询问一些细节,最后,画师表示,他可以一试。

一个月后,画师大功告成。当赵千秋在儿子的搀扶下,颤颤巍巍地摸索入他的永生之穴时,烛光照出了西壁上的那幅画。赵千秋浑浊的眸子立刻晶亮了。他确信,这便是他梦中所见,温热的泉竟然盈满了眼眶。

两千年后,当这幅壁画以风霜之姿再现于世时,那被尘封久远的梦境似乎再度鲜活。

梦被画在墓室西壁的红色栏框内,栏框长2.68米,高1.03米,面积2.76平方米。于此,赵千秋曾经神游的西王母天堂赫然在目了。

西王母的天堂,陕西定边郝滩乡新莽至东汉墓壁画

西王母的天堂,在昆仑山上。壁画之左下方五峰耸立者,就是昆仑之山。据传,昆仑山上可通天,登之则成仙成灵,《淮南子》曰:“昆仑山,或上倍之,是为凉风之山,登之而不死。或上倍之,是为悬圃,登之乃灵,能使风雨。或上倍之,乃维上天,登之乃神,是谓太帝之居。”而昆仑作为西方名山,对其的崇拜,在战国至西汉初年便已兴起了,长沙马王堆1号墓朱漆彩绘棺上绘有三山,中峰高耸,左右略低,即是昆仑形象。

Rispondi

Powered by WordPress.com.

Up ↑